成人用品:www.2s.tv
mudanjiang.ituyjh.com > 穿越小说 > 宋韵梅花 > 第二百八十八节:宗子蒙难
    “想必,这两个糟老头就是他们,错不了!”

    听完这番对白,赵珍珠霎时醍醐灌顶,她知道,蒲寿庚有个凶悍的大儿子,叫做蒲师文,想必,能直呼其名的人,定然是蒲寿庚和蒲寿晟无疑。

    “看来,你还真是胆大妄为,难道不知这是什么地方……”

    蒲寿庚话音未落,蒲寿晟就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嘀咕了句:

    “此女定是赵珍珠无疑,这可是送上门来的真金白银啊,机不可失,还是将其拿下为好!”

    看着他们那副窃窃私语的样子,赵珍珠的心头当即涌起了一丝不安,眼下,忽必烈悬赏捉拿她的文书,早已经为天下人所知,而在五千两黄金面前,蒲寿庚为之动心,岂不是顺理成章?

    “兄长勿忧,我是绝不会和张世杰一样放虎归山的!既然赵珍珠送上门了,那就扣了她便是!”

    说完这,蒲寿庚故意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故作不解地问道:

    “想必,你就是那个桀骜不驯的赵珍珠吧?”

    “是又怎样?”

    面对蒲寿庚居心叵测的疑问,赵珍珠没有否定,但也没有肯定,而与她想的截然相反,听闻此言,蒲寿庚不由得咧嘴一笑,说了句:

    “说吧,公主殿下,你想和本官谈什么?”

    看着他那副得意洋洋的样子,赵珍珠不动声色,依旧是一脸严肃:

    “也没什么,我只想替朝廷传个消息,还望大人洗耳恭听!”

    “呸,你说这些,又有何用?”

    蒲寿庚冷笑一声,抚须说道:

    “公主殿下,如今大宋已然是日薄西山,而大元却是如日中天,眼下,识时务者为俊杰,我等想要投降大元,不知,公主殿下是何想法?”

    “呵呵,只怕,你早已经野心勃勃了吧?”

    赵珍珠也是冷笑,沉吟片刻,她这才反唇相讥道:

    “蒲寿庚,想必,以你看来,我是不是已经是尔等的囊中之物了?”

    “公主殿下,你还真有自知之明啊……”

    说完这,蒲寿庚就朝着身后的假山石挥了挥手,刹那间,几十个家丁就从院子的角落里涌了出来,将亭子围了个水泄不通。

    “狗贼……大宋哪儿对不住你了?你竟然要害本公主?”

    赵珍珠破口大骂,而蒲寿庚却是气定神闲,和蒲寿晟一起哈哈大笑:

    “赵珍珠啊赵珍珠,你还是乖乖认命吧,只要你顺从于我,我还可以留你一命……毕竟,五千两黄金,你也太值钱了吧……”

    “我就是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赵珍珠被两个家丁摁住了双臂,然而,她却仍旧在挣扎,一边还在咒骂着狡诈的蒲寿庚,不过,对于她的诅咒,蒲寿晟和蒲寿庚却可以选择无视:

    “赵珍珠,在你的同族们永远闭嘴之前,我还可以让你去向他们告别,不知,你可愿意?”

    “不要,我不要……”

    听闻此言,霎时赵珍珠就像是明白了什么,浑身不禁打了个寒战:

    “你……要杀要剐,就杀我一个人吧,我是大宋公主,其他宗子,与朝廷皆无干系……”

    “嘿嘿,斩草除根,公主殿下冰雪聪明,你不会不知道吧?”

    说完这,蒲寿庚就朝着身后的家丁挥了挥手,吼道:

    “来人,将赵珍珠关进柴房,万不可走漏风声!”

    次日早上,杨蓁一觉醒来,发现赵珍珠仍旧没有回来,刹那间,一股不祥之感,径直涌上了她的心头。

    “该不会,他们现在就打算动手吧?”

    清晨时分,等待了一夜之后,杨蓁终于决定,还是由她亲自去寻找赵珍珠的下落,为了哄骗杨思妍,她则说,自己这是去街上买东西,并非是要弃她而去。

    “这个赵珍珠,一定是给蒲寿庚绑走了!”

    与赵珍珠近乎明目张胆不同,杨蓁贴着墙,小心翼翼地靠近了蒲寿庚的宅邸,开始观察蒲府门前的一举一动,不一会,蒲府红漆大门大开,从门里径直出来了数十私兵,手里还拿着真刀真枪,看起来,绝对可以用“不怀好意”四个字来形容。

    “把行人都赶走!不走者,就地处决!”

    “得令!”

    霎时,街上一片哭号之声和惨叫声,那些蒲家私兵驱赶行人,殴打商贩,一时之间,人们抱头鼠窜,猝不及防。

    “狗腿子,还真当自己是人了?”

    杨蓁冷笑一声,悄悄地从衣袖里掏出了手枪,就在这时,一只手从背后拍了她一下,她赶忙回头,那人却捂住了她的嘴,说道:

    “杨蓁姐,快和我走,大事不好了!”

    “珍珠,怎么是你?”

    赵珍珠嘴角一翘,露出了一丝苦笑:

    “哎,这个蒲寿庚,终究是百密一疏,让我找到机会打晕看守,从柴房里逃了出来……”

    “想必,他们是在抓你吧?”

    杨蓁抿了抿嘴唇,盯着赵珍珠蓬散的发髻看了片刻,这才拉了拉她的衣袖:

    “好了,不说这些了,我们还是快回南外宗正司吧!”

    两人急忙离开,快步向着南外宗正司的方向而去,幸好,蒲寿庚虽然出兵,但却没有先对宗正司下手,因而,她们得以回到赵孟宜家中,并取出了早已准备好的电台。

    “杨蓁姐,我要将蒲寿庚的诡计告知他们,而你呢,就帮我把电报发给朝廷,并策应海军攻打泉州港!”

    “不行,不能发电报!”

    杨蓁眉头一紧,略加思索,当即制止了赵珍珠:

    “珍珠,难道,泉州水师或是市舶司就没有电台?你这么一发,岂不是就暴露了我们知晓情况的秘密?”

    “正如你说的……”

    赵珍珠摇了摇头,反问了句:

    “既然这样,我们又该怎么通风报信?难道,就任由蒲寿庚阴谋得逞不成?”

    “别急,我们可以这么做……”

    说着杨蓁就将脸贴到了赵珍珠耳畔嘀咕了一阵,之后,赵珍珠不禁点了点头,捏了捏杨蓁的手腕,拍板道:

    “事到如今,也只有如此了!”

    ……

    深夜时分,蒲寿庚的案头依旧放着一盏油灯,即使时间一点一滴地走向了子时,他也依旧是睡意全无。

    自打当着赵珍珠的面威胁她之后,这个算计了一辈子的大海商,此刻已经将自己的身家性命,全都押在了与元军的交易上,派出去送蜡丸的属下已经出去一天一夜了,却依旧踪迹全无,令他不由得在心中腾起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启禀老爷,泉州司马田真子求见!”

    “让他进来!”

    片刻过后,田真子走进了蒲寿庚的书房,见到蒲寿庚,他赶忙朝着他鞠了一躬,急切地说道:

    “蒲舶司,如今,在下已经命人调兵包围南外宗正司,只等蒲舶司一声令下,即刻动手,将宗子彻底杀戮殆尽!”

    “甚好!”

    蒲寿庚嘿嘿一笑,却又摇了摇头,故作无奈地说着自己的担忧:

    “哎,田大人,在下一时疏忽,以至于,让那个狡诈的赵珍珠逃之夭夭,真不知,这娘们现在在哪,是不是已经逃出城去向宋廷报信去了?”

    听闻此言,田真子不由得哈哈大笑,似乎根本就没将其当回事:

    “哈哈哈,她还在提举南外宗正司赵孟宜的家里带着呢,蒲舶司,你就放心好了,到时候,只要本官一动手,保管叫那赵珍珠束手就擒,乖乖地任由我们摆布!”

    “这样好,这样好!”

    事实上,对于自己逮住了赵珍珠派出的使者,田真子并没有将其对蒲寿庚说明清楚,至于活捉赵珍珠,田真子似乎也不想这么做,他计划,将赵珍珠和那些南外宗子一起杀戮殆尽,并将驻扎在城南的淮兵一起屠杀,这支淮兵,是从前线后撤下来的李庭芝残部,虽然疲惫不堪,但是战斗力极强,装备也远比泉州厢军要好,因而,对于一心投降元军的蒲寿庚和田真子来说,这些淮兵,才是最大的隐患。

    “田大人,降表已经送达大元天兵,还请下令!”

    听闻手下禀报,田真子抖了抖眉毛,阴笑一声,对着蒲寿庚冷冷地说道:

    “蒲舶司,如今,失败者没什么可怜悯的,不如将其彻底杀尽,以绝后患!”

    “田大人,事成之后,在下定有重谢!”

    子时刚过,南外宗正司的聚居区外突然火光四起,杀声震天,与此同时,淮兵驻扎的营地也遭到了叛军的袭击,猝不及防之下,淮兵死伤相藉,很多人还来不及拿起武器,就被机枪扫成了蜂窝,倒在地上再无声息。

    “珍珠,快醒醒……”

    “怎么……怎么有烟味啊?”

    灾难来得十分突然,虽然,赵珍珠对此已经有所防备,但她却忍受不了疲倦的侵袭,在蒲寿庚动手之前,她终于睡着了,她本以为,蒲寿庚至少要等到次日晚上才会动手,不曾想过,自己竟然会失算。

    “娘,这是?”

    杨思妍惊恐万分,下意识地依偎在了母亲怀中,而赵珍珠则琢磨着,以如今的情况,自己恐怕是插翅难飞,不是沦为阶下囚,就是死于非命,既然横竖是死,还不如拼死突围,返回行朝。

    “思妍,快跟娘走,我们回行朝去!”

    说完这,赵珍珠背起女儿,推开房门向着街道上跑去,而杨蓁也不顾电台,拿起手枪紧紧地跟在了赵珍珠身后,随时准备应付叛军的袭击。

    在宗子聚居区内,街道上早已经挤满了惊恐万状的宗室子弟和他们的妻小,而一些有枪的青壮年则拿着枪支,试图与叛军决一死战,对此,蒲寿庚早已经有所准备,并在通往涂门街的巷口架设了机枪和掷弹筒,准备来个守株待兔。

    “珍珠,我们咋办?”

    “快去涂门街,到时候,淮兵会来接应我们的!”

    顺着人群逃难的方向,她们很快就来到了与涂门街交界的巷口,就在这时,枪声大作,跑在前面的人如同割麦一般倒在地上,霎时,血肉横飞,血花四溅,惊叫声、惨叫声、枪炮声连成一片,待枪声平息之后,活着的人,只有区区数十而已。

    “刺刀准备!”

    枪声平息,只听得一声怒吼,几十个端着步枪的士卒在上了刺刀,开始在尸体堆中翻找幸存者,而后,就是补上一刀。

    “娘,我怕……”

    赵珍珠睁开眼睛,这才发觉自己已经躺在尸体堆中,浑身上下已经沾满了殷红的鲜血,而在一旁,杨思妍捂住眼睛,怎么也不敢看一眼这幅地狱般的景象。

    “珍珠,你没事吧?”

    一听杨蓁的声音,赵珍珠急忙摸了摸身上,确认自己毫发无损之后她这才松了口气,说道:

    “我没受伤,你呢?”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凌霄龙神 三国之帝霸万界系统 猎魔烹饪手册 快穿之天道管我叫娘亲 归来帝君 我的妹妹超会搞事 再修仙我就死定了 重生之神级刺客 网游之神级土豪 小精灵之第五天王 梦回大明春 黑色玫瑰 中国足球黄金一代 北地枪王张绣 荣耀之冠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重生之九幽邪神 被校花倒贴之后 奇门圣尊 嫡女锋芒之狂妃 回到过去屠个龙 冷清欢慕容麒 放开那只妖宠 从指环王开始 职游之虚与现实 从道果开始 数风流人物 我的相公是剑客 断翅 拐个掌门去修仙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遮天 秦时小说家 测试专用作品勿阅1111 三国之弃子 憾世天幕 王子传说 世界副本 国潮1980 我,嫦娥男闺蜜! 花豹突击队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王爷,心有鱼力不足 大魏宫廷 无敌神王 逆伐神路 魔王一身都是肝 偏执大佬总想套路我 医世荣华 拯救短命王爷攻略 新书 你是迟来的暖风 太乙 球场狂徒 医妃权倾天下 扶摇而歌 镜虚 笑面特工天降彪悍妃 龙啸大明 控卫在此 永夜之帝国双璧 王者不死,荣耀依然在 史上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我是咸鱼和我很强有冲突吗? 嫁给爱情 我在末世能升级 神君他动了凡心 从1994开始 大宋:八岁皇叔做史官 我要做秦二世 我和神女有个约定 曹贼 秦汉明月行 从始皇陵逃出的长生草 汉世祖 带着系统在兽世 重生之素手乾坤 日常系美剧 万历新明 僵祖次元之旅 穿越之第一迷糊妃 七公子传记 魔力全开 三国之我是曹昂 重启末世 极尽殇痕 带着仓库到大明 剑道第一仙 我真不是谪仙人 宋韵梅花 烂柯棋缘 拯救武侠美眉 腹黑太子高冷妃 问镜 夙韵弦殇 斗罗网游,开局获得选择系统 追凶实记 傻妃重生虐渣忙 何处桃花笑春风 宰执天下 误入官场 青春校园任我行 五行妖传奇 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下 万古第一神 江湖有信 斗罗之拥有八奇技 田园医香 我叫闭嘴好吧 天外重生者 联盟之我真不是高人 大刀向鬼子们头上砍去 天老爷驾到 枭者 我真的是医修 极道武学修改器 塔纳托斯的预告 残阳帝国 漂泊的爱与情 狂神刑天 重活 小阁老 火影之 这个诅咒太棒了 氪金英雄 幻术之道 迷失的青春期 天神殿 魔门败类 我的第三帝国 白骨大圣 足球临时工 捡漏 心之上 网游之无限秒杀 三哥的拳头 可能是本假银魂 世子很凶 重生八零:悍妻宠上瘾 逍遥侯爷 瞎了都能修仙 从斗罗开始签到女神 学霸的UP主养成计划 老婆大人请进化 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 蝶舞幻影 商门娇娘 葙梦剑舞人落篱 取缔者 全球格斗 修仙狂徒 穿越明朝之商帝国 狂剑星河 我能看到所有BOSS掉落 雷霆立道 甜妈萌宝寻爹记 月咏之血族公主殿下 至隐圣仙 一境无敌 圣墟 凤凰珞 神司驯凤攻略 谍妃传 洪荒大天尊 文娱帝国 权游:睡龙之怒 五位少爷求放过 万古第一皇 职游之虚与现实 梦回新兴一九八零年 满级大佬修仙日常 全本小说列表_好看的全本小说_2012全本小说排行榜_重楼阁 天下男修皆炉鼎 龙王令 灰之刃 三国:超级结交系统 低调做皇帝 不放手不还手 给勇者们添麻烦的勇者 永恒国度 海贼之慎重的巴雷特 罪恶之城 亘古大帝 痞子大少快走开 美食供应商 至隐圣仙 我的游戏角色是巨龙 宿主别作妖:反派女王拽上天 我有一身被动技 仙武帝尊 好人日记 轮匙 网游之创世剑神 夜烬天下 公子他有毒 奋斗在初唐 教练是怎样炼成的 权臣 爱我请你放手